极地生存者

甚麼都嗑。

烛光晚餐 01

含糖口香糖:

*麻豆圈设定,13→双模特/63→导演×模特


*13/63?最后的cp走向由你们来定!





















·


「流连小小餐店里望大时代过去


浮沉小小沙发里让大人物唏嘘」


·


朴佑镇脚踏定制的金属感皮革长靴走进拍摄现场时,工作人员和参与这次居家杂志内页的模特们已经全部到场。


  


  


看到导演推门而入,原本三三两两地散乱在室内的人都呼啦啦地一下子站直了身子,向他倾身示意。


  


  


大家都已经恭候多时,朴佑镇虽然是年轻有为身负重誉的新晋导演,却没有什么讨人厌的架子,反而很随和地笑着,摆摆手让众人都不必多礼。


  


  


  熟悉的工作人员知道他的个性,丝毫不慌张地回到各自的位置,调试着机器为即将进行的杂志拍摄做着准备。



可到底还有几个新人模特没有见过这等大导演的真面目,看到推门而入的是个相貌如明星般帅气,年龄看上去又不过二十几岁的男性,原本是不以为意的,没想到懂路子的人都站起来一口一个朴导演好地问候着,他们才恍然大悟过来,又是羞愧又是迫切地一拥上前,争相向朴佑镇你一言我一语地问候着,渴望能在这位业界知名却鲜少露面的导演面前混个眼熟,以后的职业道路也能走得平坦一些。



一旁的助理皱着眉头,刚要开口斥退这一批不懂规矩又没见过世面的小模特,却被观察到他脸色变化的朴佑镇出言止住。他含着笑转过头去,样子甚至像个有些腼腆的实习教师一样,低调的视线却从每一位模特的脸上扫过,被他的目光触及的男孩无一不是心头一紧,人说朴导演慧眼识人,也不知道他的一眼里包含了多少隐藏的信息。




在这群人都熙熙攘攘地簇拥在朴佑镇这边时,再除开各自忙碌的工作人员以外,只有一人单单坐在布景处的课桌上,双手托腮看着窗外,一副放空了心思的样子。



朴佑镇在应酬难缠小孩们的百忙中抽空往那处看了一眼,靠在椅背上专注地凝视着窗外的男孩穿着一身和拍摄主题相呼应的学院风冬季服饰,米白色的格纹针织背心和浅棕色的毛呢外套搭配只能算中规中矩,但由他穿来却又凸显出了十二分校园中男孩那种稚气蓬勃的气息。



根据朴佑镇看过打样图后给出的建议,服化组给他添加了酒红色贝雷帽作为别致的装饰,就连这种在气质上稍微出一点差错就会变成败笔的两极性质的饰物,他也能够轻松驾驭,在朴佑镇眼中,恍惚间他好像真的就是懵懵懂懂地被拉来棚里拍摄照片的大学生一样。



突然,“大学生”的视线从窗外移开,猝不及防地落到了朴佑镇的脸上,他便朝他粲然一笑,眉眼舒展开来,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一样自然。可当朴佑镇动动嘴想说些什么时,他又站起了身,迈着标准的步伐四平八稳地走到了朴佑镇面前,冲他甜笑着伸出右手做出礼貌的样子:



“久闻朴导演大名。”



李大辉!朴佑镇心想,这小孩子居然还学会跟他装客气了,一时间哑然失笑,倒也没在众人面前故意给他难堪,只是当着许多双愤愤不平的眼睛大方地握住了那只修长但比他的要小一点的手,轻轻地上下晃动了两下:



“幸会,李大辉先生的名字,我也早有耳闻了。”



倒吸冷气的声音又在周围嘶嘶响起,这个一直不声不响地坐在一边的模特,竟然是连登三大知名时尚杂志封面的李大辉!一干刚入圈的新人只知道社长激动地和他们说过这次机会来之不易,压根没想到导演和共事的模特都这么大牌,要不是亲眼所见,还真不知道李大辉换下了高级质感服装的样子会是这么亲切可爱的。



这时,每个人的心里都不约而同地冒出了一个想法——



要是Daniel也突然出现的话,这一场拍摄估计就堪称平面麻豆圈的盛宴了。



爆炸性的时刻总是在突发的情况下来临。正在朴佑镇和李大辉新心照不宣地彼此握过手,回到该去的位置上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有规律的敲击声。



助理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先是试探着看向了朴佑镇,对方接收到他的眼神后,面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收敛起笑容点了点头,助理便朗声向朝门口应了一句“请进”。



随着话音落地,摄影棚的正门被轻轻地推开,首先进来的是打扮正式,拎着手提小包扎着干练马尾的女助理,而接下来在大家疑惑的目光中出现的人,无疑又在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准备各就各位的模特们中炸开了一阵轩然大波。



——我没看错吧,真的是他?!



——天啊,我姐姐是他的死忠饭啊,不知道摄影棚可不可以拍照?



——社长大人是花了多少钱才把我们塞进来的,我现在真的很怀疑这是不是梦……



——本来能看到朴佑镇和李大辉我的模生已经没有遗憾了,这下,哦莫,真的要疯了!



——我说,这该不会真的是Daniel吧???



最后发言的这个男孩显然问出了大家心中统一的一个问题,于是尚处于震惊状态中的众人又都拼命地翘首向门口看去,空气安静了不少,也没有人冒冒失失地挤到前面去,人群反倒从中间分开一条道路来,那个万众瞩目的身影从门口一路顺畅地走来,脸上带着灿烂过阳光和煦过春风的笑容,丝毫没有受到那些贪婪地打量着他的目光的影响,穿着一身浆得笔挺合身的黑西装,径直走向了已经在导演专席上坐定的朴佑镇。



“朴导,”姜丹尼尔微笑着,将手从西装裤一侧的口袋里抽出来,递到了朴佑镇面前,“让你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



一直是那么笑着的朴导演却一扫原来的样子,甚至没抬眼看看比他高出一段的姜模特的脸,只是礼节性地站起身来,淡淡地同他握了握手,连一句“不要紧”也没有。



被朴佑镇这么貌似不经意地摆了一道,作为有合作上关系的主力模特的姜丹尼尔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觉得好玩一样地笑了笑,继而转身对着站在一旁看着他们暗中交锋,大气也不敢出的模特们,露出抱歉地神色,笑着把手放在身前小幅度地晃动着和大家问好,吓得他们也纷纷点头哈腰此起彼伏“前辈好”地回应着。



在这短暂的空隙中,朴佑镇状似无意地向李大辉坐着的位置看了看,却发现他关注着的人反而朝着姜丹尼尔兴奋地挥舞着手,在得到姜丹尼尔有意回应般扩大的笑容以后也跟着开心地扬起嘴角的样子,顿时感到一阵气血不顺,搁在皮椅上的拳头收了收拢,就清咳一声,扭头对审时度势地俯下身来的助理示意拍摄可以开始了。



虽然这一次策划方硬塞了几个茅塞未开的小新人进组,但现场的工作者毕竟是专业人员居多,再加上一流导演朴佑镇亲自坐镇指导,又有李大辉和姜丹尼尔这两尊黄金级别的前辈人物做先锋,现场拍摄很快有条不紊地开始进行。



首先拍摄的这组照片选用的题材是青涩的校园恋爱方向,本来类似主题的作品通常都会因为有太多相似的场景和画面而被淹没在泛泛中永远没法出圈,而这次的出品方的本意特别在他们的合作对象是日前以大胆描绘同性情感而大火的制作人A,现在要拍摄的这组照片就是受这位制作人的工作室委托,预计会刊登在与国外联名创办的《耀斑》杂志上的大幅内页。



这类题材虽然足够新颖,但也不消说其中复杂的挑战性,这样隐晦的表达方式很容易捧红一个新晋导演和他所选择的模特们,但也同样能够激起质疑和讽刺的声音。



这也是朴佑镇在众多前瞻性都非常不错的cases中选择了这个企划的原因,他喜欢一切具有挑战性的人事物,包括那个总是在工作上一丝不苟,私下却又和他有说有笑,总是让他感到若即若离的李模特。



唯一让他不满的就是整组照片的模特选择部分,除了李大辉是他亲自指明邀请合作外,其他几组都是助理勉强从大公司的老板手中接下的“未来之星”,至于姜丹尼尔,这个让他头疼的,和李大辉有过轰动整个圈内的花边绯闻的对象,更不可能是尊从他的意愿,而是制作人A观看了概念照之后亲自提名推荐的。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即便他对姜丹尼尔有着与生俱来且明显同李大辉有关的敌意,还是不得不公事公办,打开连夜做好的流程文档,强压住心烦意乱的躁动感看向将模特的一切动作呈数倍放大清晰度的显示屏。



已经在候场室换上了一身和李大辉身上同样款式的冬季校服的姜丹尼尔由常常出现在时装杂志上的冷傲而充满距离和质感的形象摇身一变,俨然是学校里会被成群的女孩子悄悄爱慕着的学长形象。由于朴佑镇主导拍摄的作品一向讲求效率和质量双收,工作人员也熟谙他指导的一些门路,就在这之前安排了李大辉和姜丹尼尔的会面。



两人现在已经是彼此熟悉的状态,再加上摆在那儿无法磨灭的专业镜感,很快地就往拍摄里投入了情绪。



即使是作为敏感的同性恋人关系,姜丹尼尔与李大辉的配合也不像其他试镜的模特组合一样总是显露出生疏别扭的状态。在几乎不用讨论就确定好了彼此的定位以后,便由姜丹尼尔引导,李大辉配合地摆出各种动向的姿势,两人的互动不管是在课桌下无意碰到之间后快速收回的羞涩,在故意立起的书本后面窃窃私语的按捺不能,还是在偷偷交换午餐便当后会心的相视一笑,都表达得恰到好处,在外人看来如同流水一般自然,就好像这两人不是什么堂堂正正的百万麻豆,而真的是一间教室里交换着彼此苦涩又甜蜜的心情的恋人一样。



从摄影师到场控,人人都非常满意这场拍摄,给在行的人服务堪比一种工作以外的享受。可大家也明显地感觉到了不对,都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双眼牢牢锁在显示屏上的朴佑镇,他也察觉到了,只是点了点头示意继续,没皱一下眉头,眼神里却浮动着露出海面的暗礁。



就这样,平时要求严谨到有些严苛的朴导演在动向拍摄过程中居然没有发表一次意见,每一条都基本是一次过,除了李大辉有时会主动要求重拍以外,这一景的拍摄几乎很快就结束了。



接下来就轮到比动向拍摄要高出一个难度的定格照,李大辉和姜丹尼尔连休息也是待在一块的,李大辉喝完水以后找不到放在桌上的瓶盖,姜丹尼尔就把水瓶从他手上接过去,变戏法一样从背后拿出那枚瓶盖来帮他把矿泉水瓶盖上。



大约十分钟过去以后,他们就向工作人员示意状态已经调整好了,这次不等助理询问,朴佑镇当机立断地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句“开始”后就不再做声,助理有点担心地看着他,总觉得这个他从小导演跟到大导演的孩子有点不对劲,一点也不像平时思维和嘴巴都很活跃,脸色还怪臭的。



就如助理所料的,长期的沉默之后必有爆发,在所有人满以为定格照也会像动向照一样顺利一镜到底之际,朴佑镇却开始发功,几乎每一张照片同步上传到屏幕上他都会做一番简短而犀利的点评,摄影师的脸被他凛然正气的批评说得一阵红一阵白的,偏偏每句话都还有每句话的道理,让人没法拍案反驳。只是平时朴佑镇就算是提出意见也是平平和和,甚至有时候还会开个玩笑来缓和现场摄影的紧张气氛的,可今天就不一样,言语间的火药味儿虽然不浓,但能够为人分明地感受到。



随着拍摄骤然艰难起来的进行,诸位摄影师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朴导演好像并不是在针对他们,更像是在挑模特的毛病?



任谁看了都觉得没问题的李大辉和姜丹尼尔的强强合作,朴佑镇却不知道怎么了,看在眼里都是扎在胸口的刺,不拔就不痛快。于是绞尽脑汁百般挑剔,明明已经非常符合作品主旨,他非从中挑拣出个感情不充分的毛病出来,连朴佑镇自己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终于,在一个一方坐在椅子上微微仰起头,另一方立在课桌边俯下身来做出欲要亲吻的镜头第三次被朴佑镇喊cut时,李大辉皱了皱眉头,本来抬起头来看向正襟危坐的朴佑镇想要表达不满,最后却只是忍耐着微微叹了口气。



一直被有些故意地打断的姜丹尼尔心里也有所不快,但看到李大辉想发脾气又发不得,都快要皱成一团的小脸,心里升上来的一点火气呼地一下子就散开了。转念一想,倒有点感谢朴佑镇,于是便俯下身来把李大辉的脑袋轻轻往上摆了摆,故意地更加凑近他,甚至已经超出了拍摄要求的距离,声音不低不高,有些玩味地说了一句:



“既然朴导演不满意,我们就再来一次吧 。”




这回朴佑镇却没有喊cut,摄影师正要调整对焦赶快趁这难得的机会捕捉这个充分有感的画面时,却发现镜头里兀然出现了第三个身影。



“这一镜耗时太长了,我来示范。”



被突然大步流星上前的朴佑镇取代了位置以后,姜丹尼尔的眸色暗了暗,末了勾起唇角一笑,没有二话地站到了一边,好整以暇地看着朴佑镇,倒是要看看他能做到哪一步。



只见下一秒,朴佑镇就半倚在身后的课桌上,从虽然有点错愕但也快速调整好情绪入戏的李大辉背后单手搭在他的肩上,另一只手抚着李大辉的下颌,两指将它略微抬起一点,同时突然闭上眼快速地低下头去,在距离李大辉的面庞几寸的地方骤然停住,两人鼻尖蹭着鼻尖,李大辉的眼中是藏不住的波澜,朴佑镇的目光却温柔专注得一塌糊涂。



摄影师在吓了一大跳的同时,也没忘记眼明手快地抓拍下了这一幕,作为之后拍摄的标杆大屏存放在了桌面上。



蜻蜓点水的接触之后,朴佑镇像没发生什么事那样,不管身边“哇!刚刚导演亲自示范的那姆真的好有感觉”“我们导演nim为什么不亲自出演啊kkk”的赞叹,走回摄影身边的专席,理了理大衣下摆重新坐了下来。



“当然,你们不需要做到这样,领会意思就行 。”



在姜丹尼尔温柔深情地捧起李大辉的面颊时,他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一句“忠告”。



·



“尼尔哥!”



李大辉一蹦一跳地跑到正在和经纪人一起讨论样片效果的姜丹尼尔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转身时咻地蹲下,但很快就被人从地上一把拉起来,一头梳理得整齐乖巧来应和学生形象的黑发被姜丹尼尔的大掌毫不留情地揉乱。



“大辉呀,做得好。”



姜丹尼尔说着转头向笔记本电脑上的样片扬了扬下巴,示意李大辉也看看。对方也乖乖踮起脚把脑袋凑上来搁在他的肩膀上,认真地看着他们拍的那一组照片,时不时还惊喜地发出“呀,这张好像真的一样”这样的感叹。



看着他兴奋地指指点点的小手和满脸天真无邪的笑意,姜丹尼尔内心一阵悸动,斜眼看了看被他俩排除在外因而转去和场助谈合约的经纪人,快速地凑到李大辉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对他说了一句:





“我可是当真在拍,哪一张都一样。”



这下李大辉可没有搭腔,听完后就杵在了那里,也不看照片了,低着头去把玩外套上的纽扣。姜丹尼尔哈哈一笑,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刚刚说的是逗他玩的,李大辉这才又自在了起来,直嚷嚷着要姜丹尼尔请他吃有培根碎的沙拉赔罪。



没想到姜丹尼尔却一口承应了,还叫他下次出来别忘了戴口罩和墨镜。李大辉心大地当他是说说而已,也就笑着说肯定会记得的。两人脑袋凑在一块聊得正热火朝天的时候,朴佑镇的助理却突然跑过来把李大辉引到一边,悄悄跟他说了些什么之后,姜丹尼尔就见李大辉迈着碎步哒哒哒地一路小跑过来,有点抱歉地笑着对他说自己还有事,可能要先离开了。



姜丹尼尔回头看了看导演席,原本应该坐在那里的朴佑镇却不知道去了哪,导演临时换成了一个资历和接下来要接受拍摄的模特差不离,天赋却还不错的新人。大家都以为朴佑镇是有意提拔好苗子,只有姜丹尼尔心说,这人太会抢时机了,看样子也不容小觑。



“阿尼哟,尼尔哥,下次见!”



回过神来时,李大辉正笑着向他摆手,姜丹尼尔也对他宠溺地笑了笑,用口型清晰地对他讲出了一句:



“大辉,我们很快会再见的。”



他明显愣了愣,却步履不停地想着摄影棚的后门走去了。姜丹尼尔无奈地笑笑,跟着充分看他眼色行事的经纪人,从通停车场的另一扇门退出了摄影棚,长腿一迈上了停在车库里的保姆车。



另一边,朴佑镇和工作人员说完客套话之后就匆匆赶往了室外,门外少不了蹲着几个想要一睹拍摄现场的闲杂群众,看到朴佑镇却只闻其名不知其人,甚至有人以为他也是参加拍摄的模特,自以为掩饰很好地拿出手机来偷偷拍照。朴佑镇对着一切都只是一笑置之,目光锁定了停在广场中央的那辆银白色宾利,婉拒了助理为他充当代驾司机的要求后,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就熟练地钻进车内,点火发动,开着汽车绝尘而去。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李大辉看到朴佑镇车后座上放着的口罩,想起了姜丹尼尔说的话,便扭过身去要伸手去够,却被朴佑镇眼疾手快地一把摁回了座位上,单手扯过他身侧的安全带,锁上拉扣就让李大辉瞬间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座位上了。


 


可是身子老实了,嘴未必老实。



“啧,哥你先看路好不好。”李大辉“嫌弃”地瞥了朴佑镇一眼,对方却不言语,眼睛直直地盯着后视镜。



“怎么,”李大辉本来想伸手到他面前晃一晃,想到他是在开车,还是闷闷地忍住了,只好以退为进,“你在生气?”



“生气。”



一时被朴佑镇过分坦率的回答噎住的李大辉只好干瞪眼看着他,他早就想好了,如果朴佑镇回答他不生气,那自己就可以如何如何地调侃他冲动的行为,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朴佑镇会就这么直接承认了。



“我和尼尔哥真的不是新闻上说的那样啊。”李大辉嗫嚅了半天突然小声说了一句,本以为朴佑镇听不到,没想到他很快地就接上了话。



“那你为什么接这个case?”朴佑镇一手把着方向盘,眼睛看着前面的道路,心却围着李大辉转,对他今天和姜丹尼尔的过密接触耿耿于怀。



“哥原来是为了那个生气吗?”



李大辉突然拍着手笑了起来,朴佑镇顿时有种被看穿的窘迫感,张了张口试图解释,可才刚说了一句“也不是……”就被李大辉突然放软态度的解释给打断了。



“哥,我不怕流言,这个圈子里有很多缺失,但是最不缺的就是流言,”李大辉说着这话时,眼里熠熠地闪烁着某种无名的光芒,“可是当我选择了就条路,我就知道对流言只能进不能退,我不怕流言,流言自然会怕我。”



“所以哥你没必要担心啦,我和姜丹尼尔之间越自然,流言就越容易不攻自破的。”李大辉最后得意地总结到,一通解释以后期待地看向朴佑镇,似乎觉得自己已经把他说服了。



朴佑镇知道这小孩根本没理解他话里的意思,和他思考的完全不是同一个方面的问题。但既然他的思想觉悟已经走了这条路,朴佑镇也不忍心这么快地去把那层即使阻碍又不失为一种保护的薄纸捅破,无语凝噎了半天,最后才叹了口气,轻轻地对他说:




“等着吧,一会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一直到在朴佑镇的公寓里吵吵闹闹地吃过晚饭以后,他还是神神秘秘地不肯把那个好消息说出来。李大辉一开始还充满殷切期待地缠着他问,闹了一会以后也觉得没意思了,就佯装着生气要走,谁知道都推开门了走到楼道间了,朴佑镇还是没有一点要跟上来的意思。李大辉气不打一处来,自己也觉得今天朴佑镇对自己的态度有点奇怪,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本来准备留宿在他家聊聊工作顺便一起看个鬼片什么的娱乐放松一下,这下却真的下了决心要走了。



可走到公寓楼下时,他却感觉到脖子上空荡荡的,伸手到衣领里一摸,才发现脖颈上戴着的护身符不见了,想必是刚才因为太闹而被朴佑镇抓起来扔到沙发上时甩落在哪了。



这个时候,他反而冷静下来,把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梳理了一遍,脑子里一会是姜丹尼尔说是很快还会见面的笃定的神情,一会是朴佑镇说有好消息时并不显得开心的面色。



在楼道里站了一会以后,他最终还是决定……



·



A. 他最终还是决定,要去拿回护身符,至于朴佑镇,是绝对不会向他退步的!


B. 他最终还是决定先回家去,反正护身符放在朴佑镇那也和安全,他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回家和经纪人视讯详谈。


C. 他最终还是决定下楼看看,刚刚匆匆往楼下一瞥,好像看到了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





.






TBC

數萬顆星星中與你相遇

已是奇蹟的開始❤️

-

隔了一天還是覺得好幸福

能喜歡上尹智聖真的太好了

感覺我一生的運氣都用在這個人身上了

因為你還認識到很多好好的朋友和可愛的小姐妹

-

那麼 我們兩年後再見啦

我會一直等你的!

P.s. 謝謝大家喜歡我的手幅 大家的應援物也很好看喔❤️

P.s.s. 廣東話後記是我最切身感受所以也放上來了🌝

後天澳門見!(❁´ω`❁)

【尹智圣✖️你】 再见,再见

请叫我小六爷:













*这是一个认真的解散倒计时文。
















*灵感来源于微博上的一个帖子,具体什么不记得了,大概是说Wanna One在解散的那一天如果跟粉丝们在一起,会说些什么
















*谢谢队长一直以来对忙内们的照顾




阿玉哥哥辛苦了🙏🏻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解散倒计时:9 days left(我真的不是魔鬼)




















正文开始————————




(推荐BGM:GOLD)




















        “不要伤心啦。欧巴给你讲一个童话故事好不好?”














        尹智圣穿着深褐色的毛衣,把你圈在怀里。你靠在他的肩窝,轻轻点了点头。






















        与你而言,尹智圣是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大概是北极的阳光,溶于水的氧气,爱与温柔,照顾与自由吧。














        但他总是弯着的笑眼此时晕染上浅红,漆黑的瞳仁闪着波光。嘴唇凑近你的耳廓,声音令人安心却又带着不舍。






















        “请认真听好哦。
























        “很久很久以前,白马国有一个人叫做王子。他有一个梦想,就是唱歌给全世界的人听。












        “为此,他去参加了202国的一个比赛。




















        “灰国有一个姑娘。和许多其他普通姑娘一样,她们一起看了202国的那个比赛,去pick自己的星星。












        “她又并不像其他姑娘一样,爱上wink国的小兔子,或小鸡国的少年。她第一眼,就喜欢上了白马国的王子。
























        “白马国的王子一开始在比赛中并不很顺利,名次也不是很前。灰姑娘为他拼命打榜,在人山人海的观众之间举着小小的灯牌呐喊。












        “好在啊,白马国的王子看到了她。
























        “因为她,白马国的王子开始拥有信心和勇气。因为她,白马国的王子总是弯着眼睛。因为她,白马国的王子实现了他的梦想,成为了真正的白马王子。












        “白马王子和灰姑娘在一起。他唱歌给全世界人听,也唱给灰姑娘听。
























        “当童话书翻到最后一章,白马王子终将离开灰姑娘。












        “聚少离多,日夜奔忙。












        “但当他们相遇之时,就像两个长不大的孩子,幻生出翅膀,相拥着给予彼此温暖,奔向名叫永远的地方。”
























        泪珠颤巍巍挂在眼睫上。你哽咽着埋怨,拳头不轻不重地落在他肩上,心痛却舍不得用力。












        “为什么…为什么要拿童话故事故事来骗我?”












         尹智圣摇摇头,指尖带走你的泪水的同时,自己的却也落了下来。












        “是因为呀,只有童话故事里的主角,永远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大结局。












        “不是在骗你啊。怎么舍得骗你呢。












        “谢谢你,我的灰姑娘。
























        “要做一个永远相信童话故事的小女孩哦。”
























        “再见。”




































Fin.




故事末端  童话结局




嘴角带笑  还是热泪盈眶




潦草句点  不过定数




纸面背后  还能深情相拥

可以吃下三碗飯

uwu感謝朋友借我圖!

是2017mama香港場

我最愛的狼奔頭(;´༎ຶД༎ຶ`)


(生姜)咚咚咚

밥알饼干:

*感谢 我有一位朋友想要认识你一下的@谷副组长 小仙女的点梗!


*小甜饼


*街狗丹x家猫圣


*OOC


*如有雷同emmmmmm交个朋友吧


 


今天的天气依旧很好。


 


趴在窗台的尹智圣打了个哈欠,洒进来的阳光让他不自觉眯起了眼睛,惬意得不行。


 


“小圣,我去上班了,你在家乖乖的,知道吗?”


 


拱了拱主人在他脑袋上轻揉的手以示回答,然后又舔了舔她的手指,随后尹智圣便目送着她轻盈地踩着高跟鞋出门了。


 


看来今晚是要跟喜欢的哥哥吃饭呢?


 


尹智圣又将视线转回了窗外,悬在窗台的尾巴轻轻扫了扫,把旁边的小盆栽给叫醒了。


 


尹智圣是一只美国短毛猫,换算成人类年龄已经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了。他这只美短可跟普通美短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呢,屁股不一样。尹智圣的屁股比其他美短都要大都要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那种区别,因此他主人的朋友们来家里玩的时候除了呼噜他的头毛还喜欢戳他的屁股。所幸尹智圣脾气好比较温顺,这要是换成别的比较暴躁的家猫可能早就跳起来挠人了。


 


又晃了晃他的招牌屁股,家住在一楼的尹智圣换了个姿势侧卧在窗边,悠哉游哉地看着车一辆辆开过去,行人一个个匆匆忙忙走过,路过的每个人的衣服和表情都不同,形形色色,就像在看主人平时爱看的电影一样,这就是为什么看风景成了尹智圣每天起床后做的事情。


 


真舒服。


 


“喵!”


 


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窗户外面,吓得尹智圣直接叫出了声。定睛一看是一只萨摩耶,乌溜溜圆滚滚的眼睛下面还有一颗泪痣,他吐着舌头,爪子抵着窗户,轻轻敲着。


 


尹智圣对这只狗印象深刻。他是一只街狗,经常出现在街对面的小巷子里。为什么尹智圣会对他有印象呢,因为他见过的大多数街狗要不就是凶巴巴的要不就是忧郁到不行,所以这只萨摩耶看起来真的挺特别的:走起路来迈着傻乎乎的步伐,有时候眼睛还会因为发呆而变成豆豆眼,身上不算干净但也不脏兮兮的。不要问尹智圣为什么这么了解,因为他天天都盯着街景晒太阳。嗯……


 


耳边又响起了咚咚的敲窗声,尹智圣回过神来,眨巴眨巴被晒得有点困的眼睛,他的脸贴上薄薄的玻璃窗,大声问道问:“你是谁?”


 


“hello,我叫姜丹尼尔。”萨摩耶的尾巴摇来摇去,小爪子从缝里伸了进来“我注意你好久啦,我们交个朋友吧?”


 


尹智圣有许多猫猫朋友,这是他第一次收到来自另一个物种发来的“好友请求”,好奇心和兴奋直接占据了他的大脑,加之他其实在这之前就对这位朋友有不错的印象(好像暴露了什么),他点点头,隔着窗户用肉垫轻轻拍了拍对方白色的毛茸茸的爪子。


 


“那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尹智圣。”


 


“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啦!嘻嘻。“


 


 


打这日起,姜丹尼尔就每天早上都跑来敲敲这家窗户找尹智圣玩,即使有时候刚好碰上尹智圣在不远处吃饭或者喝水,也耐心地在窗边等待。有一次好巧不巧地赶上了尹智圣在猫砂盆里上厕所的时候,猫爪子差点就“穿窗而出”挠花了他的脸。一猫一狗经常就这么隔着一扇窗户依偎在一起晒着太阳聊天睡午觉什么的,有时候大人小孩看到这一幕都会被可爱得忍不住拿出相机来拍照。


 


有时候姜丹尼尔还会叼来一些在街上捡来的完整的食物,比如苹果啊小蛋糕啊软糖之类的,据尹智圣了解,这些都可以成为姜丹尼尔的午饭或者晚饭。但某只狗狗却总是把这些都拿来送给他,敲敲窗让尹智圣把窗缝开大一点,然后再把嘴里叼着的东西塞进来。


 


对尹智圣来说,窗户是他与外界的隔绝,同时也是保护罩。窗户能够保护他和主人的安全,所以主人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把门窗锁好。他觉得窗能保护他的所有,外面的世界对他来说是未知的,但姜丹尼尔是个例外,除了从窗缝塞东西进来之外,姜丹尼尔还经常把爪子探进来摸摸尹智圣,这时猫咪就会用肉垫拍拍狗狗的爪子回应他。


 


“真的不用啦,你自己吃吧?”每次都接受来自另一个物种的好意确实让尹智圣挺不好意思的,回答他的是大狗狗可怜巴巴的眼神和轻轻歪头的动作,让他没了辙“好好!谢谢你啦!”


 


得知姜丹尼尔喜欢吃软糖之后,尹智圣时不时就趁主人出门上班的时候从她的糖果罐子里偷几颗软糖出来给他,不过主人也蠢萌蠢萌的,只以为是自己吃太快了,这时候尹智圣总会在旁边露出无辜的神情。


 


尹智圣记得姜丹尼尔最喜欢吃的好像是可乐味的,而且大狗狗每次吃软糖的时候眼睛会比平时更加圆滚滚,开心得不得了。尹智圣看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跟着一起高兴了,尾巴轻轻扫着装着各种颜色软糖的玻璃罐子。


 


这天,天气不是很好,乌云密布,感觉随时都要下雨了。主人按照惯例摸了摸尹智圣的头就准备出门了,走之前带走了倚在鞋柜旁边的雨伞。今天路上的行人比平时少了很多,只剩下上班族匆匆走过的身影,“电影”什么的是看不成了,但尹智圣还是在窗台上等,等那抹白色的傻乎乎的影子过来。他的心里特别矛盾,一方面又想见到姜丹尼尔,一方面又害怕姜丹尼尔如果过来会淋到雨,焦躁得不行。于是他决定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舔舔自己的爪子,舔舔自己的毛,伸伸懒腰,却怎么也不愿意下这个窗台。他怕那只狗狗如果来的话淋了雨会被湿了的毛遮住视线,看不到自己之后就直接走了。


 


下雨了,雨点撞在窗户上,先是一点,再是一块,然后是一整片。窝在窗边,阴郁的天气让尹智圣开始有点犯困了。他打了哈欠,看着玻璃反射出的自己的瞳孔,眨了眨眼睛,把身子蜷缩起来,尾巴上下拍打着台,发出轻微的砰砰砰的声响,却也惊动了放在旁边的小盆栽。


 


迷迷糊糊中,尹智圣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没睡着,只知道雨越下越大了,哗啦啦的,像主人在厨房做炸物的时候有的声音。他翻了个身,准备往梦境深处潜。


 


咚咚咚。


 


“汪!”


 


尹智圣一个激灵,身上的毛都竖了起来,瞬间清醒了。他望向窗外,果然看到姜丹尼尔湿着身子站在窗口对他吐舌头。


 


“我就来看看你,你别开动窗啦,雨会飘进去的!”


 


尹智圣的肉垫抵在窗户下面的小口奋力往上一推,彻底打开了他的防护罩。


 


“别打开啦,你不是不喜欢水吗,你会……”


 


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被一股冲力撞到在地。姜丹尼尔下意识地用爪子护住了小东西的耳朵,不让雨水进去。尹智圣趴在他怀里,往他厚实的毛里钻。


 


太温暖了。好像头顶上的雨水都被蒸发掉了。


 


“丹尼尔,下次下雨你就不要过来啦!”


 


“我看到有一只猫咪一直在那里趴着等我,我怕那只傻猫太想我了。”


 


“喵呜~~!”


 


“别挠脸,嗷呜,疼!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