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生存者

甚麼都嗑。

【碗你】一句话

不能做尹智聖女朋友的人生沒有任何意義

在认真学习的阿游!:

#划水


#真·速打











“她像软糖像猫咪像被窝,总之都是我最喜欢的东西”










美年






“和她窝在一起的地方乱一点也没关系”















“如果是她在舞台下看着的话,好像就不会那么害羞了”















“要赚很多钱,然后把她娶回家”

















“队内,我是哥哥,对外,我是队长,只有在她面前我是我自己”















“我好像能实现爷爷愿望,把她娶回家了”










0






“粉丝都说我像王子,那她就是我的公主”

小绵羊战车:

超凶雀雀兔兔在线抢劫无辜萨摩耶
(真的很不走心了。)

摘纪录:

羡慕那些真正有灵气的人,山水一眼辗转成风月,苍生在他们的眼里只剩怜爱,而我们这些没灵气的普通人,光是透过他们的作品窥探到风月一霓,都让我足够鼓舞欣喜。
——诗人骨头架


感谢推荐

喵呜:

我们都会陪着你。
那些看不见的,
也会化作守护的星光。
如同你陪伴着我们,
无论触手可及或是遥遥他方。
是温暖,是慰藉,
是作为彼此力量的存在。
【你是最珍贵的】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我们约定好了。

兔子的自白 (訓聖)

矢倉:

#架空


#朴志訓 x 尹智聖


#主寵 #R18


#OOC #寫給自己開心的




──────




  我是一隻兔子。 


  被養在籠子裡、有一個主人照顧的寵物兔。


  ‧


  雖然我是這麼想的,但我知道這是不能隨便說出口的秘密。


  有些人可以得到擁有這個秘密的資格,但他們通常無法理解我,他們說這是錯誤的自我認知,或者說這通常被稱為變態。


  但我不認為這有什麼奇怪的,人們經常會對自己的角色有一些誤會。例如他們是個重要的人、是個理性的人、是個富有正義感的人,就算和事實不符,大多數人也不會因為這樣的認知而被指責。


  所以,覺得自己並非人類,而是兔子,也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


  ‧


  我很幸運,找到了願意收留我的主人。


  遇到好的人總是需要運氣,而我只是一隻傷痕累累的流浪兔,非自願地被製造出來,卻又遭到丟棄的廢棄商品。這世界上不乏出身良好的名牌兔,但主人還是選擇了我。


  我和主人生活在他的公寓裡。在鄰居看來,我們就像是一般的情侶──不,因為我們都是雄性,或許只會被看作室友也說不定。




  我太小看貞__帶了呢

【眨玉】<人魚不唱歌,賣臉>

發錯時機的糖:

寫得不有趣不可以罵我!快樂文學!




其實眨唱歌很好聽所以先行大禮




從此以後就是月更自由人啦!




推薦BGM:GOT7-Lullaby




🐟




或許知道海上的巫女嗎?




以美妙的歌聲吸引船隻靠近,並且使之遭遇厄運的美人魚,是流傳在船員間的傳說。




時至今日,人魚已經被證明是真實存在的,傳說的內容也為了尊重他們而被改變。




據說,只要聽見過人魚的歌聲,就能獲得幸福。




🐟




1




「是人魚啊!」




男孩興奮的指著遠方,只見一個曼妙的身影坐在小石頭上,柔和的陽光灑在完美的側臉,活脫脫就是「美好」這兩個字的代表。




聞言低頭正在整理魚網的男人抬起頭,也露出驚奇的神情,加快了往那邊前進的速度。




「不過怎麼沒聽見歌聲呢?」




「先過去看看吧。」




朴志訓原本正漫不經心的曬著太陽,誰知道這時一條人類的漁船闖進眼簾,而船上的臭小孩一看見他就大叫著要他唱歌……




「人魚哥哥,我要過生日了,拜託你唱一首歌給我當禮物吧!」男孩的眼睛亮晶晶的。




朴志訓才懶得理他,正準備轉身下海就看見另一個人類男性拿來一袋新鮮的魚,誠懇的拜託著。




他嚥了下口水,那些魚足夠他吃三天不等,清了清嗓子裝模作樣的開口:「我唱了就要給我。」




「一定一定!拜託你了!」人魚怎麼連說話的聲音都這麼低沉好聽!




於是朴志訓就在充滿了期待的兩人面前深吸一口氣,唱出第一個音節-






「哥哥,我們是不是遇到假的人魚?」




尹智聖揉了揉發疼的耳朵,也揉揉弟弟的,感覺腦子還在嗡嗡叫。




「不管什麼事都有例外啊。」他將船停靠在港口,扶著男孩下船,「上天可能給了他一張好臉蛋,卻奪走了他的……音準……」




尹智聖想起了那條人魚苦澀的神情,不禁擔心自己的反應是不是太誇張了,好像有點打擊人家的自信心。




「哥哥,你回去唱歌給我聽吧!還是哥哥唱歌最好聽了!」




「好啦好啦,走慢點啊!」




他又回頭往海面看了一眼,彷彿還能聽見陣陣唱歌走音的調子……






同樣的地方,尹智聖又找到了那條人魚。




「幹嘛?」看見只有他一個人來,朴志訓露出警戒的樣子,「這次我說什麼都不唱歌。」




昨天為了那些魚而被侮辱實在太不值得了,想起男孩幾乎要哭出來的表情讓朴志訓覺得大受打擊,只差一點就要淚奔到海裡。




難道真的難聽到需要回來再罵他嗎?




尹智聖先張開手表示自己沒有惡意,拿出他從河家魚販那兒借來的小笛子吹了幾聲,讓人魚好奇的又靠回來。




「要玩玩看嗎?」他把笛子遞過去。




朴志訓是第一次看見人類的樂器,把玩了好一陣子都不覺得膩,心想如果能拿回去跟同學們炫耀該有多好。




「對不起,昨天我弟弟不是故意的。」尹智聖確定他沒打算離開之後便開口道歉,「明明是我們拜託你的……」




「沒事啦,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對方沒看他,想裝作不是很在意的樣子,嘴巴卻不自覺的嘟了起來,「人魚唱歌都應該要好聽的,是我自己的問題。」




說完朴志訓不禁想起下個月的歌唱考試,人魚學校的畢業考試很簡單,只要讓老師們認同唱歌實力就可以,但其他人魚躺著都能過,他可不是。




他朴志訓竟然可能要成為整個人魚界第一個因此留級的學生,就因為唱歌太難聽!




這是場孤單的戰爭啊。




突然看見朴志訓露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悲壯表情,尹智聖雖然不太懂但還是試著安慰了下:「我最開始也不太會唱歌啊,是跟別人學了很久……」




「你很會唱歌嗎?」對方打斷了他的話,雙眼盛著期待的星光。




「呃,我弟弟還挺喜歡聽我唱的……」




「那你能不能教我唱歌?」朴志訓像是整個人都在發光似的,讓他根本開不了口拒絕,「如果你幫我的話,你要多少珍珠我都給你!」




尹智聖都能感覺到他抓著船沿的力氣之大,好像再施加一點力氣船就會整艘翻覆過去,迫於生命安全他也只能點頭。




「首先,先唱對音調吧……」




2




尹智聖曾經有那麼幾秒想過要不要爽約算了,反正如果自己不去也不會怎樣,陸地上安全得很。




但當他隔天去找朴志訓的時候,遠遠的看見有另一艘小船停泊在人魚的前方,似乎正在調戲他。




見狀尹智聖才想要過去幫忙,卻看見一臉無辜的朴志訓掄起拳頭,直接把對方打飛進海裡。




糟糕這不是心動的感覺。




「智聖哥,你來啦!」朴志訓瞥見在旁邊瑟瑟發抖的他,露出燦爛的笑容揮揮手,「等我一下,我把這艘船弄遠一點讓你過來~」




尹智聖彷彿可以想到如果自己拒絕,接著就換他飛進海裡的場景。




都活到這個歲數了,自己的性命竟然被一條小人魚掌握在手裡,早知道就別心軟跑去道歉……




不過想歸想,他還是得乖乖划船過去,給朴志訓上今天的音準課程。




難怪他弟弟最近總說,哥哥你的聽力怎麼越來越差了……






朴志訓最近被音樂老師誇獎,得意的很。




其實有一部分是要感謝尹智聖耐心的教導,他很謙虛的想,因為心情好所以尾巴的鱗片特別漂亮,閃著彩虹的顏色。




還沒到他們平時約好的時間,不過朴志訓覺得偶爾由自己去找他也沒什麼,從陽光模糊照下來的海面下找尋船隻的身影。




「~」




他豎起耳朵,能依稀聽見有人唱歌的聲音,為了聽得更清楚而悄悄將頭露出海面,卻挨了來自上方的一棍。




「啊!抱歉抱歉,我以為是食人魚呢。」




尹智聖連忙收回木棍,看著朴志訓一臉委屈的揉自己頭上的腫包,蹲下來關心道:「我剛才打得挺大力的,應該很痛吧?這個給你。」




他拿出一個小袋子,裝著純白色的方糖,「吃點甜的應該會好一點。」




朴志訓賭氣的接過糖,但好奇心促使他立刻從袋子裡倒出白色方塊輕輕舔了一口,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是什麼好吃的東西呀媽媽。




雖然外表看來面無表情但其實他心裡已經感謝發明方糖的人幾萬遍了,小心翼翼的把剩下的份量放回袋子裡收好。




「你喜歡嗎?」尹智聖問。




他故意不看對方:「頭還是疼。」




聞言尹智聖嘆了口氣,把網子裡的魚丟進裝滿冰塊的箱子裡,所幸今天收穫豐富,畢竟那塊糖可不便宜呢。




「你剛才唱的是什麼歌?」




「是我們村裡的搖籃曲啦,哄我弟弟睡覺用的。」他總算知道對方想幹嘛了,「我唱一段?」




朴志訓點頭如搗蒜,乖乖窩在船邊一臉期待的看著他。




而尹智聖頓時理解到,自己那天和弟弟同時死盯著朴志訓唱歌究竟是多麼殘酷的事情……




朴志訓從小到大聽過身邊的每個人魚唱歌,有生之年都活在天籟中,所以他原本沒有期待一個人類能唱出多麼驚為天人的音色。




但他忘了,人魚對於自己聲音的自信埋沒了對歌唱的熱情,毫無技術可言。




尹智聖的嗓音不能說是特別,就他而言就是一片能看見底的乾淨池子,聽起來舒服。但每次的換氣、轉音都如此熟練,音量縮放自如,溫柔的讓人要融化了似的。




「真好聽。」他忍不住讚嘆。




「能被人魚這樣稱讚是我的榮幸。」對方害羞的笑了笑,耳尖染成夕陽色,「以前我不會唱歌的時候就一個人在船上唱,同一首歌唱很多遍,還被經過的人魚嫌煩呢。」




「不過比起唱歌好不好聽,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我喜歡唱歌這件事。」




尹智聖和人魚對上眼:「你呢?喜歡嗎?」




朴志訓仰望著他,彷彿被他眼裡溢出來的溫柔給填滿了身體,鬼使神差的脫口而出:「喜歡。」




喜歡你唱歌的樣子,喜歡你的人。




尹智聖當然是聽不出另一種意思,笑得更燦爛了:「那我們一邊唱歌一邊回岸上吧。」




一船一人魚的身影在海平面上緩緩移動,哼的是同首曲子,可怎麼聽都是兩個調調。




3




歌唱考試已然迫在眉睫。




尹智聖證明了自己的猜想是正確的,人魚原本聲音就好,只是有一小部分可能不太擅長控制力量,或是聽過的歌太少。




而朴志訓就是唱起歌會暴走的那類人。




經過一個月的學習,他的程度已經從「非常不堪入耳」成功蛻變成「勉強能聽完曲子」,連尹智聖的弟弟都說是奇蹟。




雖然他哥哥的聽力還是一去不復返了。




而一想到考試結束之後可能就沒有理由再纏著尹智聖,朴志訓不禁沮喪了起來,唱歌也都有氣無力的。




「之前不是好多了,現在聲音怎麼又這樣?」




尹智聖蹲在船邊,拍了拍他的頭:「有什麼煩惱嗎?跟我說說看吧。」




「智聖哥,你覺得我什麼地方好?」




他被這樣突然的問題問楞了,但朴志訓的眼神是如此真誠,所以他就靜下心來回答:「首先當然是你這張好看的臉呀,跟我一樣喜歡唱歌,個性也可愛。」




「哥第一個竟然是想到我的臉。」人魚露出失望的表情,或許自己是真的沒機會了。




看見他直接把心事都寫在臉上,尹智聖不禁失聲笑了出來,用手指點了下對方的唇。




「像現在這樣什麼都藏不住的樣子,我最喜歡了。」




聞言朴志訓整張臉都紅了,讓他的笑更加歡快,直說果然還是條小魚啊。




「哥,跟人魚在一起的話,爸媽不會反對嗎?」




「如果你能用歌聲說服他們的話就不會啦。」






朴志訓更加拚命日夜不停的練習,卻在考試前一天晚上練壞了嗓子,聲音完全毀了。




他很焦躁,想跟尹智聖求助,浮上海面卻只看見對方住的村莊全都熄了燈,一點聲響也沒有。




見狀朴志訓嘆了口氣,游回自己的住處想找出那袋方糖安安心,從藏東西的罐子裡拿出來卻發現糖全都融進了海裡,只剩下空蕩蕩的袋子。




一絲存在過的證據也無。




他一想到尹智聖或許會對他失望就幾乎要哭出聲來,更別說睡著了。在房間裡滾了上百圈,他突然瞥見架子上擺著的小船模型。




他靈光乍現,心想,尹智聖又再次救了他。






人魚學院的歌唱考試第一次有學生攜帶樂器入場,並用非人聲完成了演奏。




雖然朴志訓不會唱歌,其他人魚有的他倒是一概不缺,聽過一次的歌曲是絕對不會忘的。說起來也挺好笑,他對樂器的敏感度反而異於常人。




或許這就是尹智聖所說的,奪走了什麼,就一定會有別的回饋給你。




他放下笛子,接著人魚們都爆出如雷的掌聲,他們是第一次聽見這種音樂,大家都好奇的想拿過來看。




「恭喜你畢業,朴志訓。」




「你突破了人魚狹小的世界,為我們帶來真正的音樂。」




朴志訓沒有多留在海底接受祝賀,他手裡緊緊捏著笛子往海面游去,探出海面時用力甩了甩頭。




視野裡是乾淨的海平面,還有那個驚奇的表情。




「志訓啊,我在這裡!」




他往聲音的方向用力游去,和迎接他的人笑得同樣燦爛。




人魚的好歌喉可能會有例外,但隨之而來的幸福會一直流傳下去,如同那個可愛的傳說。




如同那個在海濱建了木屋,和小人魚度過餘生的人。




🐟




「志訓哥,我覺得還是我哥哥唱歌比較好聽。」




朴志訓懶洋洋的坐在岸邊,目光沒有從書裡移開:「那是當然啦。」




「不過誰讓你哥看上的不是我的歌聲,而是這張臉呢?」

催更办大队长:

爱我吗?那……敢跟我一起去地狱吗?

高高在上的恶魔大人!!!

cr.PEACH_MOON_S2